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制药正文

制药企业遭遇环保生死劫:治污成本动辄上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4-02 来源:搜狐新闻 浏览次数:945

制药企业成污染大户

事实上,中国制药企业将遭遇“环保生死劫”,已经初现端倪。

近一年多来,药企因为污染被曝光的频次史无前例地高。2014年12月,央视曝光鲁抗制药偷排抗生素引起舆论轩然大波。2015年1月央视又接连对山东希杰生物制药企业污水横流严重污染地下水、河南南阳普康药业污染问题、河北冀衡药业导致当地环境污染,周围存癌症村等进行了集中报道。到了今年“3·15”,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又对深州市制药企业排污问题进行了曝光。

以前,媒体曝光-监管部门查处、整改-原样干;而今,上述企业被曝光后,均遭遇停产整顿,无一豁免."以前企业能够照原样干,背后一般是地方保护在或多或少地起作用,而现在地方政府也在打警示牌。环保部约谈地市一把手官员,开启了环境治理新模式。"北方某大型药企的总经理给南都记者道出了个中奥妙。

有关统计显示,中国制药业创造的工业产值占全国工业总产值的2.1%,而其废水排放量和CO D排放占全国工业排放的约3%。另据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资深副会长张明禹介绍,2014年,废水国家重点监控企业4001家,其中医药制造企业有118家,约占2.9%;废气国家重点监控企业3865家,其中医药制造企业16家,约占0 .4%。

尽管统计口径颇有不同,但是结论显而易见:医药行业一直是污染大户。

治污投入或与利润相当

南都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上规模的国内制药企业每年都要产生几千万吨以上废水。粗略一算,光污水处理成本就要上亿。另外,根据海正制药披露的2010年社会责任报告显示,其在2008年~2010年,累计投入总计超过2亿元人民币用于建造污染控制设施,而其三年合计的利润总额则为10 .1亿元,治污成本几近盈利的五分之一。

“现有废水处理技术可以承载制药废水的处理,包括废水中较难处理的生物毒性物质。但是不容忽视的是,由于处理工艺步骤多,能耗大,水处理药剂使用量大,造成每吨废水的处理成本达到10元~50元,有的甚至更高。”有负责企业污染物处理的企业界人士对南都记者这样透露。

实际上,化学原料药生产过程产生的污染物除了废水,还包括废气、固废和噪声等。“而要彻底改变原料药高污染的发展模式,需要改变的是全过程的生产方式,比如对全过程进行审核研究,实施清洁生产,以降低末端处理负荷,减少污染处理成本。一般前期投入就要数亿。”上述北方某大型药企总经理进一步解释。

这意味着,“现在的污染大户需要投入相当于几年利润的资金进行冶理才能生存下去。现在很多原料药企业根本没有钱做环保,而市场行情又很差,这些企业要生存下去非常困难,今年将有一批资金链紧张的企业被淘汰。”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一语中的。

案例剖析

联邦制药去年纯利6 .8亿 过半来自政府环保补贴

制药企业治污不力,提头来见?那如果污染防治整改颇有成效,又该如何奖励?答案在多次陷入“环保门”的抗生素原料药巨头联邦制药最新发布的财报中揭晓。

3月31日,联邦制药公布截至去年12月底止全年业绩,纯利6 .81亿元,按年升13 .18倍,每股盈利41 .86仙。“溢利增长主要受惠于中间体及原料药产品的销售价格上升,及由于内蒙古厂的新产能逐步释放等,导致单位生产成本得以进一步降低,而使整体毛利率得以改善。”联邦制药这样说。

联邦制药“血本治污,久治不愈”的故事意蕴深长,这里面多少含有中国制药企业兴衰的“深度秘密”。

地方政府巨额补贴工厂搬迁

现在看来,联邦制药将成都公司搬迁至内蒙古,既是出于全产业链设计的成本考虑,更是出于环保的压力。

根据彭州市政府办公室公布“彭州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联邦制药停产转业情况的通报”(彭府函【2013】127号)所披露,联邦制药(成都)有限公司是由(香港)联邦制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于2003年6月在彭州市工业开发区独资建立的外商投资企业,年产值10亿元以上。联邦制药(成都)有限公司停产转业后,可削减二氧化硫2189 .6吨/年、化学需氧量150 .56吨/年、烟尘90 .457吨/年、氨氮0 .286吨/年,分别占成都市人民政府要求彭州市解决四川石化基地排污总量指标的61 .7%、16 .5%、4 .7%、0 .46%,腾出了较大环境容量。

不过,强行停产并不意味着血本无归。联邦制药在2014年全年财报中透露,“鉴于去年度成都厂停止营运,去年度内获得当地政府补贴收入约3 .91亿元。”而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至2013年间,联邦制药成都公司累计纳税3.7亿元。

南都记者调查获悉,成都公司停产之后,阿莫西林胶囊的重要中间体6-A PA (6-氨基青霉烷酸)和克拉维酸钾中间体的产能则转移至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的联邦制药内蒙古基地。另有资料显示,联邦制药内蒙古公司设计的6-A PA年产能近万吨,这里生产情况直接影响到整个联邦制药集团的业绩。

污染大户or治污样本

若从结果倒推,产能转移就意味着污染转移!2013年1月,联邦制药内蒙古公司就被内蒙古西部环保督查中心查出该公司违反《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中有关危险废物管理规定,从而罚款20万元。

而据联邦制药官网显示,截至目前,联邦制药内蒙古公司环保方面累计总投资14亿元,并先后5次对异味污染防治设施进行了大力整改,使异味源得到了有效控制。换句话说,“联邦制药内蒙古公司的环保投入已占到公司总投资的30%以上。这套环保系统一年的运行成本近1个亿。”接近联邦制药的知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一次性环保投入就要4-5亿元,这可不是每家企业都能承受得起的。结果是很多原料药小厂无奈关门了,而联邦制药所生产的原料药则趁机涨价。

目前国内约有6000多家制药企业,470 0家制剂企业,其中90 %为仿制药企业,多数规模较小,研发、环保投入有限。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给南都记者透露,联邦制药内蒙古公司治污看似下了“血本”,实则勉强。“以24000吨6-A PA的产能算,每年的维护成本至少也要1.8亿元。”

此前,某环保人士还给南都记者提供过一份水样本检测报告。该报告显示,距离联邦制药内蒙古生产基地泵房约100米处的地点,其化学需氧量(C O D )竟高达5520 m g/L,远超环保部制药工业废水排放的标准(60m g/L以下)。

而通常情况下,生产6- A P A产生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的C O D值为10000m g/l以上,“自然水体不可能有4000多C O D的,C O D值能达到5000以上的废水可以说几乎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就排放到自然水体中了。”上述环保技人员如是说。

目前,联邦制药内蒙古公司在废气防治方面已取得一定成效,至于废水、废气的治理进展,截至昨日截稿时间,该公司尚未对外披露。

政策动向

环境税将立法开征

在近日举办的中国清洁电力峰会上,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苏明表示,国家从2008年开始做了大量研究,从决策层到地方,对环境税的出台有高度共识,环境税正在走立法的过程。环境税征收的最低税率可能按照排污费已经提高的标准来征收。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删除!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